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北京翡翠珠宝
摘要

我带二十个翡翠又回北京的第二天一大早,房东又来敲门。我愤愤地拉开房间,他杵在门口却不进来。我说我可没欠你房租啊。四十多岁的房东一脸堆笑,解释说他老婆听说我有好的

我带二十个翡翠又回北京的第二天一大早,房东又来敲门。我愤愤地拉开房间,他杵在门口却不进来。

我说我可没欠你房租啊。

四十多岁的房东一脸堆笑,解释说他老婆听说我有好的玉手镯卖,特意叮嘱他等我从广东一回来北京住处就先把我的翡翠手镯拿到她的理发店给她优先挑选一支。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望着小老头似的房东,我心里一阵怜悯。房东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快四十岁的时候娶了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貌美老婆。从此家里河东狮吼,畏妻如虎。

房东老婆若是给房东安排了什么事情,那么房东都会屁颠屁颠去做。老婆想重开旧业做理发店,房东就把圆明园东路出租出去的门店收了回来,装修好了给老婆开理发店。房东老婆要长住理发店里了,房东也举手赞成,毫不怜香惜玉似的舍不得分居。

房东老婆曾经不让房东喝酒,这下把他坑苦了。酒瘾上来,在家里喝不了啊,就跑去公园里喝。有一次他在公园里喝个醉醺醺了被人送了回家,老婆让他跪了整整一个月的搓衣板。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老婆又让房东不抽烟,这又要了他的老命。以前我刚租下他家房子的时候,他瞥见我在房间里抽烟。就时不时的偷偷溜到我房间里跟我两个人吞云吐雾地大快朵颐。这样我们俩就成了有共同不良爱好的狐朋狗友。

他有我房间钥匙,我不在家他也会躲到我房间里偷偷摸摸地抽烟喝酒。我也得到了从来不涨房租的大实惠。

世上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的。老婆很快就从房东的红脸和烟气嘴看出端倪,果断搬去理发店里独居。大家都乐得清闲,皆大欢喜。

房东老婆还是很漂亮的,三十来岁正是大好青春。我把二十个缅甸天然翡翠手镯全部装到背包里,就跟房东到理发店。房东老婆正在帮人剪头发。她示意我们在椅子上坐一会等。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北京的理发店非常正规。不像我们常常看到的温州发廊那么暧昧。我们沿海城市的理发店大部分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会理发的大姐基本没几个。

房东老婆转动着理发店专用的转转椅,一丝不苟地把客人的头发洗吹剪了一番。客人离去了,她才脱下全身包裏的围裙,让我把翡翠手镯拿给她试戴。

隔壁的推拿按摩店老板来串门,进门一看,我们摆弄着那么多翡翠玉手镯。顿时她也来了精神,也走过来试戴。

按摩店老板姓刘,我就叫她刘姐。刘姐穿着优雅时尚,高开叉的旗袍,中间时不时的闪出一片雪白,脚上踩着十公分的红色高跟鞋。站在穿肥大牛仔裤的房东老婆身边,俩人就像娱乐节目里女明星带着自己经纪人的出场场面。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房东的眼睛对妖艳的刘姐是一眼不瞄。他正襟危坐在连排椅上,似乎就是个空气。我热情地向俩位大美女介绍我的天然翡翠手镯,唾沫星子横飞,拍胸脯赌咒发誓地保证绝对是好东西。

房东老婆大概是对我还算勉强地知根知底,选定了一支缅甸产天然翡翠粗糯种紫罗兰正圈福镯,然后问我多少钱。

我的这支福镯成本是8300,于是就跟房东老婆说:我给你实在价,行您就拿,不行就没办法了,不用讨价还价。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这支紫罗兰手镯绝对是天然缅甸翡翠,完美无裂的,我就要个成本价10000,您要是买了戴一段时间后觉得不喜欢了,还可以随时包退包换。

北京的女人是比较干脆的,她也没说什么,就问房东说你觉得怎么样。房东比较磨叽,他按习惯性地开口拦腰砍了一刀价格

我笑了,我说房东啊,咱俩可是老朋友,这可不是在古玩市场买卖东西。我说10000就是10000了。随时您可以退货给我,分文都不少您的,因为它就是值10000的实际市场价格,我卖谁都一样能卖出去。我要知道您要砍价格,我就喊个三五万让你慢慢去砍价。

房东讪讪地笑了,他老婆比较干脆,就说:那这样我要了,就按你说的办。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干脆提了个建议,我把翡翠手镯给房东老婆戴着,先不收钱。让她们去金银珠宝店对比一下。第一,让金银珠宝店的人看看翡翠手镯的真伪;第二,让她们自己把手镯戴着跟金银珠宝店柜台里的翡翠手镯对比一下差不多品相的翡翠手镯,人家那里是卖多少钱的标价。

刘姐听我这么一说,赶紧地也挑选定下了一支缅甸天然翡翠糯种阳绿正圈平安镯。我一看,成本是8000,那干脆就俩人一样的价格都按10000了。

刘姐和房东老婆把店嘱咐给各自的店员自行打理,然后俩大美人就结伴地去五道口逛金银珠宝店。

我和房东在理发店里干坐着也没趣。反正理发店也有店员看着,我们就打算回住处去。出了理发店的门,转头看见刘姐按摩店里坐着几个漂亮女孩。房东跟她们打招呼,她们招手叫我们去坐坐。

既然是几位美女很热情地叫我们进去坐坐,那没道理不去坐坐啊。房东进了按摩店,还是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样,一脸正经。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风月无边,我是话痨。我们几个人扯东扯西就扯到她们老板刘姐的事情上。几位美女小姐姐听说刘姐戴了我那10000的翡翠玉手镯去珠宝店比较品质。她们也对我的翡翠手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把手镯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美女小姐姐们可没有刘姐的素质,乱翻乱抢了一番。我赶紧地都夺了回来,把比较值钱的都包起来收好,就留了十来个小几千的普通手镯给她们看。

小姐姐问我为什么把那几个收走了。我说那是十来万的货。顿时她们就不再追问了。但是她们对我那十来个便宜点的翡翠手镯也没有了刚才的兴趣,勉勉强强看了一会就散了。

房东叫了个阿珍小姐姐,去小房间按摩推拿。我凑过去一看,小房间门口挂着布帘,布帘只挂了门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空着。撩开布帘看见房东舒舒服服的趴在小床上,阿珍正抓着房顶的钢管,用力地用她的S袜脚帮他踩背。

我的鼻血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北京这天气啊,就是热,天气热很容易让人流鼻血。

我问帮我拿纸巾擦鼻血的小姐姐阿梅,你们帮人踩个背多少钱啊。

阿梅告诉我踩背是一个钟四十块钱,一个钟的时间是45分钟。

四十块钱,能买什么财丁贵。那我也踩个背吧。阿梅很利索地把我扶进小房间趴下,往我背上披了条大毛巾。她踩我的时候,我趴小床上问她这房间怎么不装个门?

阿梅告诉我,这是治安规定。附近所有按摩店的小房间房门都只能装半拉子的布帘。常常有人来检查,装了房门就要处罚。

我带二十个翡翠到北京售卖。
我se迷迷地背过手抚摸她的脚。阿梅低下头,用手推开了几次。她叫我正经点,又说看我是挺好的一个男人,可不能这样瞎胡闹。

外面的音乐正播放着刀郎的歌《冲动的惩罚》,他用沧桑的歌喉唱着“……在冰与火的情欲中挣扎徘徊………”。看来这位刀师兄,跟我挺知己的啊!

回去的路上,房东千叮咛万嘱咐地叫我可不要把去踩背的事说给他老婆知晓。我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样子挺搞笑的。河豚有毒,你明知道还吃她干嘛呢?

下午的时候房东老婆打电话来叫我去理发店拿钱,并且特意交代我再带几个便宜点翡翠手镯过去,有人也要买。

原来刘姐的几个店员听刘姐说我的翡翠手镯真的是货真价实,她们去大型金银珠宝店比对过了,金银珠宝店要的价格比我要的价格贵了十几倍。

于是我在房东家的理发店里又卖了四个翡翠手镯。刚来北京第二天就卖了六个,六六大顺,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