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

  • 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翡翠世家珠宝
摘要

“珠宝行业第一股”莱绅通灵(603900.SH)正上演一场“宫斗”大戏,双方主角是公司创始人沈东军与“大舅子”马峻为代表的马氏家族。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近日举报

“珠宝行业第一股”莱绅通灵(603900.SH)正上演一场“宫斗”大戏,双方主角是公司创始人沈东军与“大舅子”马峻为代表的马氏家族。

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近日举报公司董事、妻子兄长马峻等人“涉嫌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并将巨额资金回流进私人账户”。马峻一方指称,沈东军此举的真实意图是为其夫妻二人的离婚案所涉财产分割做准备。一旦离婚案完结,沈东军的个人财产将产生变化,更可能涉及上市公司的控股权变化。

第一财经1℃记者近日获悉,针对沈东军的实名举报,除了南京市税务机关正在调查莱绅通灵的税务问题之外,举报涉及的两家公司所在地深圳的税务部门亦称已关注此事。

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各执一词

1月20日凌晨,沈东军在认证的个人微博上连发举报信称,经过内部自查发现,深圳市翠绿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翠绿珠宝”)、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首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星光达”)两企业,在2005到2011年和莱绅通灵的交易中,涉嫌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并通过企业多名人员私人账户,长期将巨额资金回流进莱绅通灵原董事长马峻及其相关人员私人账户。不过,此后沈东军将这一微博删除。

长期以来,莱绅通灵由沈氏家族和马氏家族掌握。沈东军直接持有上市公司31.16%的股权;沈东军的一致行动人马峻、蔄毅泽分别直接持有公司25.13%和5.55%的股权;沈东军、马峻控制的南京传世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公司2.18%的股权;沈东军与上述一致行动人共同持有公司股份合计64.03%。

莱绅通灵现任董事长为沈东军,马峻在公司上市前担任过董事长。沈东军和马峻除了工作上的关系,还有私人关系,沈东军的妻子马峭系马峻的妹妹,蔄毅泽则是马峻的妻子。

针对上述沈东军的一系列指控,被举报人、莱绅通灵董事马峻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表示,“完全是造谣污蔑,胡说八道。根本就不存在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实,关于沈东军所说的有大量资金回流到我个人账户上,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全部是他胡编乱造的。”

“现在我们在国外,上市公司完全由沈东军一人操控,他可以抽取任何的资料,然后打包起来,包装成一个很好的‘证据’,对外去诉说。我们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歪。”马峻对1℃记者说。

为了印证自己的举报,1月22日,沈东军在微信上给1℃记者发来了一份名为“马峻案同案嫌疑人银行卡收入整理”的截图表格,其上显示有3张银行卡,分别为“农行7816卡”、“工商3988卡”和“招行9919卡”,其中“招行9919卡”收入汇总显示,在2008年2月至2015年12月期间,共有24条银行账户汇款信息,每一栏显示有“金额、对手账号和对手人员名单信息”,合计5453.44万元。

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沈东军说,“这是一份银行流水信息,上述对手人员的资金是由翠绿珠宝和深圳星光达两家公司汇出的。”目前尚难证实沈东军的这份资料及其说法的真实性。

1℃记者调查发现,沈东军日前也曾对外披露过类似的“银行流水”截图,不过当时流传出来的截图标注的名称为“马峭银行卡收入梳理”,其上的金额、对手账号和对手人员名单信息与上述基本一致。

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作为被举报人,马峻在看了上述截图信息之后对1℃记者回应称,“这份对账单并不是银行打出来的,而是沈东军找人整理出来的一张表格,由他移花接木操作的。”马峻表示,上述表格的对手人员,均系这些银行卡的汇款人。

马峻和沈东军均对1℃记者表示,这3张银行卡由马峭所有。“马峭是一家庭主妇,并未参与公司实际经营。”马峻表示,这些钱是怎么到马峭账户上的,她本人并不知情。

马峻对1℃记者介绍,沈东军和马峭夫妻二人,之前做了一些投资,比如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买房、装修,以及投资钻石影业有限公司等,都是用的这些银行卡的资金,“这3张卡属于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沈东军现在对外疯狂举报,实质也是在举报自己”。

对于马峻的质疑,沈东军对1℃记者表示,并无法交出更多证据。不过,沈东军斩钉截铁地说,“我向你发誓,这是真的,这些钱是由这两家公司打过来的,我是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我敢去虚构这些东西吗?”

争夺控股权?

沈东军的举报,被外界认为是与其妻子马峭家族的公开决裂。

马峻表示,沈东军的行为与其夫妻的离婚案所涉及的财产分割有关,他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实际上是为了离婚后仍然能够继续控制上市公司。“现在他与我妹妹的离婚案,处于关键阶段,一旦(股权进行分割),他的个人持股比例将由32%降到16%。”

目前,沈东军直接持有上市公司31.16%的股权。假若离婚案以财产平分计,财产分割后,沈东军在莱绅通灵的持股比例将降到16%左右,而马氏家族的股份则会上升至大约47%,公司的控股权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重大转变。

事实上,莱绅通灵的发展离不开沈、马两家的携手合作。

马峻的父亲(沈东军的岳父)马崇仁出身翡翠世家,长期从事翡翠玉石收藏研究工作,马峻也承袭了家族翡翠玉石鉴定的技能,并在云南瑞丽泰和珠宝公司担任业务员的期间积累了翡翠玉石投资的经验,个人进行了翡翠玉石投资。沈东军则商业头脑敏捷,在与马峻相识后,二人合作投资。

据马峻介绍,沈东军与他妹妹马峭在1996年结婚,当时依靠他父亲在国内翡翠界的人脉,在南京开了通灵珠宝店,之后逐渐做大。

资料显示,莱绅通灵的前身为1999年成立的江苏通灵珠宝有限公司,系由自然人马峻与沈东军共同投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二人分别持股50%。此后,经过多年发展,至2016年上市至今,沈东军个人与马峻及蔄毅泽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基本接近。

2016年11月23日,通灵珠宝(莱绅通灵原名)在上证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4.25元。公司上市之后,沈、马两家迎来财富剧增,但嫌隙也逐渐显现,双方渐行渐远。

据马峻透露,虽然他与妻子蔄毅泽在股权层面与沈东军共同控制上市公司,且夫妇俩同时拥有两个董事会席位,但是二人上市后并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

“前几年,我和老婆退出了公司(日常管理),不参与任何经营事务。我们走了之后,他(沈东军)也没把上市公司经营好,利润逐年下滑。”马峻说。

沈东军、马峭二人的婚姻出现危机,则是沈、马两家决裂的最直接表现。

1月6日,莱绅通灵公告称,马峭于2019年11月20日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判令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案件尚在审理中,尚未裁决,无法判断涉案金额。

针对马峻等人的举报也随之而来。

据莱绅通灵此前公告,2020年7月,南京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在对公司的例行检查中,发现公司在2005年至2015年期间(公司上市前)有税务违法嫌疑,嫌疑人主要为董事马峻、蔄毅泽。“对此,公司高度重视,进行了全面的内部自查,并积极配合税务机关进行调查。通过自查,发现公司在上述期间内与供应商的交易中,进货金额与付款金额存在较大差异,因此怀疑马峻、蔄毅泽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职务侵占。”

随后,在南京税务机关仍在调查之际,莱绅通灵请求南京市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2020年12月30日,莱绅通灵发布《关于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的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1月20日收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经侦大队通知,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董事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一案。”

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这则公告在正文前特别注示:“本公司董事长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公告显示,公安机关针对的是“受理莱绅通灵的举报”。

“任何人去公安机关举报并报案,(按照程序)都会受理。沈东军将公安机关的‘举报受理’对外公告披露了,说明他也太着急了。”马峻说。

沈东军回应称,“作为莱绅通灵2名董事,被自己所在的上市公司举报,这本身是一定会影响股价的,应该对股民有所交待,我们也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了回复。”

沈东军对1℃记者表示,此公告发布前并未知会马峻、蔄毅泽本人,也没有知会公司独立董事,“这件事情不是通过董事会形式对外通报的,(是)作为董事长对外通报”。

1℃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沈东军在莱绅通灵一人身兼数职,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裁、董事和代理董事会秘书。

2021年1月21日,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不予立案通知书》。随后,沈东军公开表示,将申请刑事复议、督促检察院立案。

2021年1月8日,莱绅通灵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公布的《关于聘任沈东军为公司总裁的议案》称:“董事马峻、蔄毅泽对本议案投反对票,反对理由为:沈东军在身兼董事长、总裁、董秘期间,公司业绩逐年下滑,其已无法胜任总裁一职。”

两大股东内斗的背后,莱绅通灵的业绩则连续下滑。2018年,公司营收16.63亿元,同比下滑15.29%,公司净利润2.10亿元,同比下滑32.21%;2019年,公司营收13.19亿元,同比下滑20.70%,公司净利润1.46亿元,同比下滑30.29%。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8.82亿元,同比下滑13.84%,净利润为9299.44万元,同比下滑35.49%。

税务部门关注

除了指责马峻及其相关人员,沈东军并不愿向1℃记者透露翠绿珠宝以及深圳星光达这两家公司到底所涉何事。

公开资料显示,翠绿珠宝子公司深圳市翠绿首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翠绿股份”)以及深圳星光达均系莱绅通灵2016年IPO时的重要供应商,而马峻此前负责莱绅通灵的采购工作。

招股书显示,莱绅通灵的翡翠供应商包括翠绿股份在内的几家公司,从2008年至2016年,翡翠的合计采购金额为2.94亿元。深圳星光达系公司报告期内第四大供应商,2013年、2015年和2016年(1至6月),莱绅通灵对深圳星光达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363.56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为6.51%)、3599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为6.73%)和3923.37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为8.44%)。

此前,沈东军对外宣称,“涉嫌给我们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两家企业都是深圳的龙头珠宝企业,其中有一家被喻为‘开票大王’,是行业内公开秘密,这一家开的是最多的;另外还有一家也是一个大户,它开的不是特别多。”

第一财经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有翠绿珠宝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案件。

马峻表示,“从上市至今,(翠绿珠宝和这深圳星光达)两家公司一直都是莱绅通灵的供应商,目前还(仍然)是。”

目前,尚未有证据表明翠绿珠宝以及深圳星光达是否涉及违法违规,也无法确认沈东军所举报的供应商虚开增值税发票行为,是否会对上市公司相应的业绩真实性造成影响。

目前税务部门仍在调查莱绅通灵公司涉及的税务问题。

1℃记者获得的两份南京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出具的询问通知书显示,“请马峻、马峭、蔄毅泽在(2020年)7月9日、8月10日到南京市江宁区秦淮路2号707室就涉税事宜接受询问。”但时至今日,已过去小半年,3人仍未前往税务部门接受询问。

马峻回应1℃记者称,他们3人此前因为疫情一直滞留澳大利亚,因此无法前往南京税务部门协助调查,“不过国内的事宜都委托了律师以及相关人员协助办理”。

1月22日,南京市税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1℃记者,该局仍在对此事件进行调查,且这一案件属于检举案件,过程类的信息不能对外公开,“还有些证据有待完善,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据沈东军微博称,“微博举报两名董事侵占罪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后@深圳税务已经主动和我联系,并引起江苏和南京税务部门高度重视。”

深圳市税务局相关人士对1℃记者透露,该局已关注到相关情况,“流程上都是局领导分发给具体办理的部门,部门领导再派给工作人员”。不过深圳税务系统知情人士亦表示,微博(举报)途径并不是一个正规的案件受理程序,已联系了沈东军并引导他通过正规的途径提交材料,并希望他能提供更多证据资料。

1月22日深夜,沈东军称,“仍在整理举报材料”。

文章作者莱绅通灵“宫斗”缘系股权争夺?税务部门关注董事长举报吴绵强